首 页 | 法治报道 | 政法工作 | 政法动态 | 新闻纵览 | 基层动态
当前位置: 首页>>政法工作>>队伍建设
“全国优秀人民警察”王排的故事

2017-07-04   来源: 本网   作者: 字体:   中   小】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本页
 
开元棋牌用户多吗

  如果不值班,王排每天晚上十点钟就得入睡,因为凌晨五点钟,他会准时醒来,无论春夏秋冬。如果右臂一天之内不能持续运动一小时以上,那么,他的睡眠在凌晨四点之前就会结束。而四年多以前,刚受伤那会儿,伤口每天准时唤醒他的时间,是午夜零点整。因为每天几乎彻夜无眠,他的体重曾迅速下降二十斤,右胳膊也萎缩得比左胳膊细得多。

  如果把警察负伤的概率比作中彩票,那么,王排肯定就是一个“超级大赢家”了,因为他身上一共有五处永久性的伤疤。其中,头部中过一枪。子弹被取出来时,医生夸过他命大,因为这一枪再往下偏上一厘米,他就只能当烈士了;后来,他右耳又挨过一砖,缝过八针,现在这只耳朵听声音仍不太真;最重的一次负伤发生在2012年初冬。那次,他右腹部挨了一刀,深至骨头,导致肺叶被部分切除;另两处刀伤一前一后,都在右臂,其中一刀将他的肩胛骨扎碎。

  王排今年三十八岁,是西安市公安局灞桥分局治安大队的民警。在治安大队工作十四年间,王排曾六次荣立个人三等功。近年来,因为当选“中国好人”,入围公安部“我心中的警察英雄”,并且被评为“全国优秀人民警察”,王排的事迹开始被更多的人所知晓。可有些人,包括一些警察同行,私下里却常嘀咕:为什么王排的运气这么不好,受伤的总是他呢?

  力 求 完 美

  王排2002年毕业于西安市人民警察学校。2003年第一次负伤时,他刚由派出所调入治安大队不久,年仅二十四岁。

  那是一个秋日的早晨,阳光如往常一样,透过法国梧桐叶,把斑驳的影子投射在川流着的街道上。一大早,王排就跟同事出门去调查一起案子。车子已经过了浐河,队上来了电话,让他们赶紧往回走。原来,纺织城刚刚发生了一起持枪劫持人质案!

  国棉五厂一个工人和车间主任积怨很深,这天一早,这人手持猎枪、腰别砍刀冲进厂区,扬言要杀了车间主任。纺织厂最怕发生火灾,因为此人身上还缠着炸药、雷管,下令工人们疏散时,厂领导就没敢让工厂自己的消防队员撤走。结果,此人冲进消防队,一枪将消防队会议室的黑板打碎,然后将十一名消防队员就地劫为人质,要求厂里把那个车间主任送来交换。

  回到分局,王排领受的任务,是为现场摄像取证。这时候,狙击手已经埋伏下了,如果犯罪嫌疑人被当场击毙,后期检察院介入调查,王排拍摄的录像就是非常重要的证据。考虑到嫌疑人身上有爆炸装置,警方的现场处置非常谨慎,不仅下了最大功夫劝说他,还把他的母亲找来当说客。老太太离开时,嫌疑人虽未被说服,但情绪还比较平稳。可是,一支枪要控制十一名人质,对于嫌疑人也说,也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儿。何况,消防队员也个个身手敏捷,有的跟他还认识。度过了最初的恐惧之后,被逼着蹲在地上的消防队员开始有了活思想,想逃走的人跃跃欲试。车间主任迟迟没送来,这些人再一骚动,嫌疑人的情绪瞬间被点燃。大概为了震住人质,他选择向警察开了一枪。这一枪,正好击中了王排的前额上方的头顶部位。

  王排是离他最近的一名警察,两人相距不足四米!面对这样一个疯狂的持枪歹徒,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王排怎么就走到这么近了呢?

  十几年前,治安大队的那台摄像机性能远非现在的专业机器可比,想从很远处清晰抓拍,完全不可能。可是,王排的任务就是摄像取证,拍得模模糊糊,怎么行呢?为了拍清楚,王排就越走越近。他专注地进行摄像取证时,不知不觉中,就已经处在了这样一个危险的位置。

  开枪之后,那名犯罪嫌疑人立即被狙击手击毙。王排冒死拍摄的录像派上了用场。这次受伤,王排侥幸捡了条命。可吃了一欠,他却并没有“长一智”。下回遇到事儿,他照样会全身心地投入,而且是个典型的“一根筋”。

  一次,治安大队值班民警接到一个举报电话,新合街办东塘村有人在开设地下堵场。举报人应该是在这儿参过赌的赌徒,拒绝和警方照面。作为中队长,王排奉命带人去调查此案。这家地下赌场位于公路边的一排独立的门面房里。门面房后面,是广阔的庄稼地。赌场白天不会开,王排他们去实地考察了周边环境。晚上十点多以后,那排本来空空荡荡的门面房跟前,轿车突然多了起来。可是,赌场五百米外的所有路口,就有专门望风的“亮子”在把守;门面房的门前屋后,更是布满了“亮子”。“亮子”手上都有对讲机,稍有风吹草动,风声立马就会走漏给门面房二楼的赌场。

  当天晚上,王排他们驾驶地方牌汽车,从门面房前经过几次,却找不到可以接近赌场却不被发现的好办法。第二天晚上,赌场没开张。反复考察地形后,王排决定从庄稼地迂回到门面房后面进行突袭。

  第三天晚上,门面房跟前的小车再次聚集起来。显然,地下赌场又要开张了。这是一个月光皎洁的冬夜,王排带着十名民警、辅警,早早地关掉手机,隐蔽在干枯的玉米杆中间。从玉米地到那排门面房,还有一段空旷的田野。为了不惊动赌徒,通过最后这一百多米,王排带领大家全部匍匐前进,把一身衣裳弄得稀脏。通过这段路后,王排他们从后墙一个缺口冲进院子里,放倒把风的“亮子”,迅速冲进赌场,将屋里的十几个人全部控制住。

  经鉴别,这伙人中,有八人是正在参赌的赌徒。其他人,有的在看热闹,有的想赌,却还没轮到上场。人带回分局,拉托儿说情的人很快便拍马赶到。这批赌徒以灞桥当地的村干部、乡镇企业家为主,本来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物。几路拉托儿的人表达了同一个中心思想:这事儿,罚几个钱算了,最好别关人;就是非关人不可,也最好行政拘留几天得了。王排将八名赌徒中的五名普通赌徒报了行政拘留和治安罚款,对另三个既参赌、又涉嫌开设赌场的嫌疑人却报了刑事拘留。可是,送看守所前一体检,这三个人当中,有两个都有高血压,一个高压180,另一个高压200。这俩人,看守所不收。

  这时,已经被驳了一回面子的说客又来劝他,给个台阶,办个取保候审得了。可是,王排连个顺水人情也不肯给人家。在由治安大队垫付了一人一万元住院费之后,他费了好些周折,硬是把这俩人送进了市公安局的安康医院。结果,这仨人全都被检察院顺利批捕。

  责 任 担 当

  王排第二次受伤,距他头部中枪,只隔了37天。

  回单位上班不久,一天晚上,西安市发生一起大规模的群体性事件。接市局指令,灞桥分局紧急抽调警力,前往事发地增援。电话里听同事一说,王排也以最快速度从家里赶到单位。那天晚上,现场极其混乱。趁夜色掩护,闹事的人不断将酒瓶、砖头投向维护现场秩序的民警。结果,一块砖头飞过来,结结实实地砸在了王排的右耳朵上。当晚,受伤的民警太多,医院的麻药都用光了。医生给王排缝针时,就没有打麻药。王排疼得呲牙咧嘴,耳廓缝合之后,他的右耳很长时间都耷拉着,成了招风耳。

  这天晚上,王排可不可以不去执勤呢?当然可以,没有任何领导会要求一个刚刚受过伤、还没有完全康复的部下非去不可,哪怕人手再紧张。可遇上这样的情况往后缩,那就不是王排了。二十来岁时如此,现在,年近四十的王排依然如此。

  今年5月一天晚上,王排值班时,去处置了一起袭警案。一名醉汉酒后在夜市上闹事,席王派出所民警处警时,被醉汉打了。王排中队不分管席王所辖区,按说,第二天一早,他可以把案子移交给相关中队。可是,但凡自己经手的案子,王排轻易不会往别人那儿推。这样一起案子,从刑拘、到批捕,办案民警不光需要提取被打民警、犯罪嫌疑人的笔录,还需要通过调取视频,确定目击证人,从而提取两到三份旁证材料。刑拘之后,如果检察院、法院要求补充侦查,办案民警还需要再做工作。一起案子,快了三个月结案,慢了可能会超过半年,办案民警始终得操着这个心。

  案子发生时,王排的搭档杨润东正在参加市局培训。尽管所有调查取证都得王排亲力亲为,但他仍然毫不犹豫地把案子揽在自己身上。

  遇事儿不推事儿,如果只是增加一些工作量,倒还说得过去;可有的时候,王排忙来忙去,倒是给自己惹一身麻烦来。

  去年12月,区劳动局缉查大队转来一起企业恶意拖欠农民工工资的案子。灞桥区有家生产混凝土、建筑楼板和商混砖的金山建筑品公司,因拖欠66万工资,被17名农民工联名告到了缉查大队;陕西电视台“都市快报”栏目也曝光了此案。接手此案,办案民警按说只要查明恶意欠薪属实,将公司老板一刑拘,就可以把案子划上句号。可是,案子到了王排手上,却变得复杂了。

  王排认为,农民工们的目的是讨薪,而不是关他们的老板。如果关了老板,而他们却拿不到拖欠的工资,这事儿肯定还没完。深入调查后,王排发现,这家金山公司的女老板拖欠工资属实,却不是66万元。农民工讨要的,是去年全年的工资;而去年9月,金山公司就已停工,当时是贴出通告、告知了工人们的。加上有些工人已经提前预支了部分工资,经核算,金山公司和讨薪农民工共同认可的拖欠工资,为21﹒8万元。至于9月以后有争议的部分,双方也同意到法院打官司解决。

  2017年春节后,金山公司答应发还工资的最后期限已到,女老板却没有筹够钱。农民工们不答应,再次闹了起来。女老板急得跳楼的心都有,王排不得不换个角度,替她想办法。有没有别的公司欠这家公司的钱呢?尽管金山公司并没有提供这样的线索,王排还是决定和劳动局的工作人员一起去法院查一查。这么一查,还真有情况:有家企业一年前败诉给金山公司30万元,但这笔钱并没有支付。为什么金山公司不去领这笔钱呢?原来,女老板是从一位杜姓老汉手上买下的金山公司。法院判决时,金山公司的法人代表是老杜,并不是女老板。这钱,法院只同意老杜来领。

  可是,在买卖公司过程中,老杜跟女老板伤了和气,女老板已经没法联系上老杜,只知道他是灞桥新筑人。这以后,连续几个星期六、星期天,王排和中队同事都在设法寻找新筑这个连名字都不清楚的老杜。金山公司位于灞桥区南端的红旗街办,而新筑街办位于灞桥区的北头。这一南一北跑起来,没车可不行。那段时间,治安大队的活儿多,车不够用。王排白天工作,晚上还得到医院陪护生病的母亲。尽管如此,星期六、星期天,王排总是早上不到七点半就从医院赶到单位来,先占辆警车。

  在新筑,王排与同事一个村、一个村打听,终于找见了那个老杜。有老杜作证,经与法院和那家败诉公司协商,法院同意败诉公司先支付这21﹒8万元,但必须作为工资发放到农民工的手中。本来,王排的工作至此,已经相当圆满。监督发放工资的活儿,完全可以交给劳动局缉查大队去干。可是,王排却没见好就收。“轴”劲儿一上来,他非得亲眼看到这笔钱发到农民工手上。

  这下,麻烦来了。虽在同一家公司打工,但农民工的工资差别挺大。有技术的,一月可以拿到5500元;而没技术的小工,一月工资只有1700多。那几个工资低的工人认为自己在讨要工资上出了大力,要求平均分配这21﹒8万元,而他们中有的人甚至已经借了公司八、九千元。听说警方要求按工资标准补发工资,这几个人已经一气之下把王排他们告了,告状信上把警察说得十分不堪。

  “王排,你这是何苦来呢?”有朋友知道这回事儿,见他就数落他。王排就很无奈,像蔫黄瓜一样低下头。可谁都知道,下次遇事儿,王排肯定还得这么办。要不,他怎么会是王排呢?

  拒 绝 鲁 莽

  治安大队一项经常性的工作,就是对治安复杂地区、场所进行清查。一次,在和同事对十里铺开展治安清查时,王排得知,有一个伤害案件的逃犯就躲在这个城中村里。清查进行到某一个院落,在敲开第二家房客的房门时,王排猛然发现,开门的小伙子手中握着一把菜刀!王排立即抢前一步,近身抱住此人,用左胳膊扛起他握刀的手,然后用右手迅速夺下他的刀。

  再查这人身份信息,却并非逃犯;到厨房一看,原来,这小伙子正在做晚饭,案板上有剁了一半的排骨。听到敲门声,这人忘记放下刀,就跑过来开门了。见是这种情况,王排赶忙给人家赔礼道歉。乘人家还没缓过神来,赶紧开溜。

  一线民警,执行任务时常常会与不法分子短兵相接。负过两次伤的王排,对于擒拿格斗术格外留意。遇到高手,哪怕对方就是一名年轻的武警战士,他都会虚心地跟人家讨教取经。在认真研习操练过程中,他甚至发现,一些教科书上的招数其实并不实用。比如空手夺刀,有的教科书上说,应该抓住对方的手腕。但王排发现,除非力量上优势明显,否则,这招儿不仅夺不下刀,而且很危险。

  辅警张静雷六、七年前刚来队上时,有驾照,但开车技术不行。王排当他的师傅,要求十分严格。以至于直到现在,张静雷开车但凡经过路口,脚就不由自主会挪到了刹车位置上。工作中,王排是个十分谨慎的人。但是,2012年那次受伤,还是发生了。

  那年11月初,一次夜间武装盘查中,王排中队查获了一辆挂着假车牌的汽车。审查中,司机交待,他是从一个湖北佬手上买的。经做工作,司机表示愿意配合警方调查假车牌的来源。一周后,司机说,他已经跟湖北佬约好,这天中午在雁塔区电子三路街面上交易。

  中午12点多,王排扮作买主,和司机一起来到电子三路。等到12点45分,湖北佬如约出现。这是一个看上去并不威猛的年轻人,一走近,王排就把他摁倒在地。正准备给他戴上手铐,王排突然发现,不远处七、八个看上去完全就是路人甲、路人乙的人,一起向他冲过来。其中,好几个人已经拔刀在手。一迟疑的功夫,在他身底下拼命挣脱着的湖北佬也拔出了刀子。王排突然感觉身体笨了时,原来,他的腹部已经挨了一刀。这时,司机已经被吓跑,那伙人将他一个人团团围住。别的人还仅仅是拳打脚踢,湖北佬站起身后,却用刀子死命往他身上戳。其中一刀,这小子是借助整个身体的重量,从上向下刺在王排的右肩膀上的。结果,王排的肩胛骨被刺得粉碎性骨折。

  王排这么谨慎的人,怎么这回就大意了呢?原来,那天任务来得突然,王排和同事是开着警车去的。怕警车惊扰了目标,同事又穿着警服,王排就让他们远远地躲在警车里。时间是正午时分;地点是人口稠密、热闹繁华的电子三路,王排从小在雁塔区长大,对这儿再熟悉不过;嫌疑人呢?只有一个人。而且,能出头露面进行假车牌交易的人,在这样的犯罪团伙中,地位往往都是比较低的。一般来说,抓了他,最坏的结果,也就是把别的团伙成员惊动,都跑掉罢了。谁能想到,这伙人居然就敢光天化日下就在大街上跟警察玩命。当然,案发后第二天,湖北佬等人就已被缉拿归案。

  危险的事,当然还会遇到。

  王排这次受伤两年后,一次,灞桥街办歇驾寺村屠宰场从青海购回一批牦牛准备宰杀。卸车时,一头牦牛受惊后,突然撞开档板,跳下车来,接连撞伤了两名工人,跑得没了影儿。发生事故后,屠宰场起初打算自己想办法把牛找到,弄回场里。可是,直到第二天,牦牛又伤了别的人后,才在陇海铁路豁口村路段被发现。屠宰场老板发现这事儿自己没法儿搞掂了,这才报警。王排和同事卫建芳携带两支七九微冲赶到时,疯狂的牦牛已经折腾累了,正趴在道沿旁的石子上歇着呢。要不把它弄走,一但火车经过,非常危险。

  “咱们不要扫射,还是一前一后点射吧。”王排跟卫建芳说,牦牛周围石子很多,如果扫射,跳弹说不定会伤着干活儿的农民。可是,微冲威力有限,子弹一前一后瞄准牦心脏部位射出去,子弹却被厚实的牛油封住。壮实的牦牛并没有倒下去,而是站起身来开始狂奔。王排拦住一个骑电动车的人,让他带着自己向牦牛追去,边追边大声叫喊,提醒行人注意躲避。就这样追出三公里远,王排和同事们将牦牛驱赶进了一片葡萄园里。

  因为有水泥桩、葡萄藤干扰,在葡萄园里,牦牛不容易再疯跑起来。在这里射杀牦牛,最理想不过。卫建芳很快找见了最佳的射击位置,开始举枪瞄准,王排却让他先等一等。

  正值盛夏时节,葡萄枝叶长得十分繁茂。万一,有耳背的农人正在地里干活儿呢?发现周围有间民房,王排蹭蹭地爬上了屋顶。在仔细观察,确定四下无人时,他才下来,仍和卫建芳一前一后站好射击位置,举枪、瞄准。为了让微冲发挥最大威力,这次,他们站在了离牦牛仅仅五米的范围内。还是点射,这回,牦牛中枪后,站着尿了一泡,然后倒地毙命。

  再看王排他们,身上警服,个个早被汗水浸得透湿。

  (作者:胡杰)

  人民群众的守护神——王排

  他是一位令犯罪分子胆寒好民警,也是让人民群众称赞的真英雄;他因工作成绩突出而屡次立功受奖;也曾因抓捕犯罪嫌疑人而身负重伤。他就是王排,一位忠诚于人民,忠诚于公安事业的优秀共产党员。

  感人的英雄事迹总是伴随着血的代价,从警15年,王排始终冲锋在办案一线,在每一次危急时刻都选择挺身而出,用全身上下留下了12处永久性伤疤,给群众送出了一份实实在在的安全感,换来了辖区治安秩序的持续稳定。2003年9月24日,在处置一起持枪劫持人质的恶性案件时,面对随身携带了汽油、雷管,精神极度亢奋,随时可能开枪杀人的犯罪嫌疑人,王排迎着的枪口,一边通过对话稳定对方情绪,一边用摄像机取证。失去理智的歹徒突然开枪,王排头部中弹,却坚持着没有倒下,仍手举摄像机,为案件取证留下了第一手宝贵资料,更为击毙歹徒赢得了时间。人质安全获救了,王排被送到医院进行急救,取出子弹后,医护人员告诉王排:这一枪再往下偏1厘米,就成烈士了。类似的事情,王排事上还有很多很多,为此,右耳挨过一砖,缝了7针;右腹部挨过一刀,深至骨头,缝了8针;还有两处刀伤,肩胛骨被砍断过,做过肺切除手术。很多人问王排:你这么拼,值吗?他笑一笑,从来没有回答过这个问题。直到2016年市公安局“西安警察故事讲述会”上,他讲着往事,才说出了自己的心声:“作为警察,伤疤就是军功章,于人民群众,这是一份安全,于我,这是一份光荣。”

  这就是王排,当危险来临之时,他英勇无畏;当群众需要之时,他挺身而出。他是同事眼中的“拼命三郎”,却也有铁血柔情,他知道他让父母妻儿多了担心和牵挂,但为了心中始终不灭的信念,无论前路怎样危险,他都会用鲜血和生命誓保家园的美丽、人民的平安。他以实际行动践行了“人民公安为人民”的铮铮誓言,2017年4月28日,省委常委、市委书记王永康专门作出批示:向王排同志学习、致敬!让我们以王排同志为榜样,学习他坚定信仰、铁心向党的崇高品质;敬业担当、公平正义的职业境界;亲民爱民、坦荡无私的优秀品格,以实际行动打造西安公安铁军,在本职岗位上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。

我心中的警察英雄:王排
   王排,男,汉族,1979年1月出生,中共党员,现任陕西省西安市公安局灞桥分局治安管理大队二中队中队长。荣立个人三等功6次,被中央、省、市文明委授予“中国好人”、“陕西好人”、“西安市道德模范”等荣誉称号。从警15年,王排始终冲锋在办案一线,参与处置突发案件百余起,亲手抓获犯罪嫌疑人127人。期间多次负伤,三次重伤,两次与死神擦肩而过,全身留下12处永久性伤疤。
    2003年9月24日,西安市灞桥区纺织城发生一起持枪劫持人质案,11名无辜群众被劫持。接警后,灞桥分局迅速处警,封锁现场、疏散群众。暴徒将人质驱赶至一座大楼角落,与警方对峙,此时,暴徒随身携带汽油、雷管,精神极度亢奋,随时可能引爆或开枪。形势危急,王排靠近暴徒,一边采取心理攻势,劝解歹徒放弃行凶,一边用摄像机取证。随着时间一分分的过去,暴徒已被稳定的情绪又逐渐暴躁起来。此时,支援警力已全部就位,若王排撤退,被劫持的群众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,他咬紧牙关留在原地,吸引暴徒的注意力,为救援争取时间。“砰!”枪响了,王排头上一热,失去了知觉。就在这一刻,身后同事果断开枪,将暴徒当场击毙,现场11名人质安全获救。王排被紧急送往医院,经数个小时手术,子弹从王排头部顺利取出,医护人员感叹:“这小伙子命真大!再往下偏1厘米,他就成烈士了。
    2012年11月7日,王排与两名同事分工把口,合力抓捕一名犯罪嫌疑人。目标出现,王排慢慢上前,猛扑过去将嫌疑人按倒,正准备戴手拷时,五名手持刀械的同伙突然出现并向王排冲过来,与此同时,身下的嫌疑人翻身将藏匿的匕首刺进了王排的腹部,并趁王排拨挡其几名同伙攻击的间隙,绕到王排身后,朝其背上猛扎两刀,深中数刀的王排死死拖住犯罪嫌疑人,直至增援民警们赶到,将嫌疑人悉数抓获。经医生诊断:王排的肩胛骨被砍断,刀伤伤及肺部,造成气血胸,医生切除了他将近五分之一的肺部。
   这就是王排,无论遭遇何等危险,只要人民所求,只要平安需要,他永远都毫无畏惧、勇往直前。他曾说,警察也有父母妻儿,也是血肉之躯。但,我们的心中始终有一个不灭的信念,无论前路怎样危险,我们都会用鲜血和生命誓保家园的美丽、人民的平安!
【关闭本页】
中共西安市委政法委员会
西安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
中共西安市委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主办
Email:xazfw@163.com
备案/许可证号:陕ICP备10006954